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赛萌的博客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

 
 
 

日志

 
 
关于我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评论一胡赛萌(nfpinglun)。

网易考拉推荐

是哪位网友向俄总理提的财产申报问题  

2013-10-24 08:13:4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哪位网友向俄总理提的财产申报问题

胡赛萌/

1022日,在华访问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做客新华网,与中国网友直接交流,并回答相关提问。其中,有位名为“说两句”的网友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他问道:请您介绍一下俄罗斯在反腐领域的经验?您如何评价中国在这一领域所取得的成果?

“反腐”在中国不属于敏感词,但却是个备受热议的词。各派人士常常在它的前面或者后面加上各种修饰语,如“运动反腐”“微博反腐”“假反腐”“反腐特权”等等,这些暧昧的词汇折射出民众和官方对“反腐”的态度微妙不同。因此,将反腐这个意味深长的词汇抛向一位访华的外国领导人,在政治舆论上多少有些“不安全”。

好在梅德韦杰夫的回答还算中规中矩,“我并不高估俄罗斯在反腐工作的成果。我们通过了一个很重要的法律,那就是公务员公开申报财产,并且要申报他的开支,因为他的收入和开支要有一种平衡,如果不相符的话就会对他有疑问,他的收入来自哪里?而且最近还通过一个新的法律,规定公务员从现在开始就没有权利在外国拥有资产,包括一些股份,而且他要关闭在外国银行的账户,因为这些官员要制定国家经济政策,所以一定要跟自己的经济一起分担风险。”

至于对中国反腐的评价,梅德韦杰夫补充道:“我们也详细研究中方的经验,中国的经验基础是中国的传统,中国的传统值得研究,但你们采取的一些措施是非常强硬的。我认为这种措施也会带来一定的效果,也会达到目的。如何达到目的?这是学者和专家应该作的评价,但我们会非常详细研究中国反腐工作的经验。”

在梅德韦杰夫完成任务式地回答完网友“说两句”的问题后,最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一旁的主持人竟然也接上这个话茬向梅德韦杰夫继续提问——“您作为俄罗斯国家领导人,带头公布了个人的财产,您如何看待外界的评价?”,居然问的还是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这可比空泛的反腐概念要具体得多,也敏感得多。

据统计,截去年底全球共有137个国家实行“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包括申报、审核、公示和追责各环节,只是各个国家在财产公示上的具体做法有所不同,如是否公示,公示主体范围等。然而,在中国大陆,官员财产依旧是不能说的秘密,甚至不断有人因呼吁公开官员财产而被冠上“非法集会”“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被捕。

因此,当看到主持人向梅德韦杰夫问道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之时,我多少还是有些诧异,甚至是不解——这不是明显挑事儿嘛,还嫌网上的争论不够热烈,还得再添把火?

梅德韦杰夫答道:“很正常看待,像其他国家领导人一样,我必须申报,我近几年来都在申报,我当总统的时候也申报过,现在当总理也在申报。所以大家知道总统总理有什么样的收入,有哪些财产,我家属的财产,我觉得这个做法很正常,全世界都这么做,没有什么特别的。”

尽管是备受争议的话题,但梅德韦杰夫的回答自始至终都在中方可承受的舆论范围之内,哪怕是涉及官员财产申报,也只是用“全世界”作对比,并没有将中国单独拎出来讲。让我好奇的是,这次有关反腐和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是否为中方事先安排?如果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不是,那么是否是体制内开明媒体的一次擦边球突破。

在交流的过程中,除了主持人故意追问官员财产的问题,交流结束后,新华网还就官员财产公开的问题单独发布了一篇新闻稿——《梅德韦杰夫:作为领导人申报个人财产很正常》,明显地可以看出新华社对于此事的态度。如果没有官方的许可,像新华社这种级别的党内媒体一般不会主动“挑事”。再结合近一年的政治风向,我认为此次对于反腐和官员财产的讨论,在大的政治方向上是被官方所许可的。

然而,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就是23日晚),我发现昨晚新华网的那篇单独介绍官员财产申报的新闻稿被删(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10/22/c_125580449.htm)。有意思的是,今晨《环球时报》也发了一篇单仁平的评论员文章《中俄各有千秋,互不证明彼此对错》。文中依旧是老一套的中国特殊论,苦口婆心地劝说中国不能乱,更不能盲目与俄罗斯接轨。由此可以看出,尽管对于官员财产的讨论是被官方所许可的,但随着舆论风向的偏转,中央政府又重新开始警惕了起来。

需要指出的是,官方对于反腐问题被提及的许可,很大程度上是新届政府出于中央集权的考虑而做的安排(包括中纪委接下来的又一轮全国巡视),而不太可能是领导人基于现代政治伦理,主动要求民众对其进行的监督。换言之,反腐是中央政府在分税制改革后争夺地方控制权的又一次尝试,因而官媒才会在此事上显得有些举棋不定,而这种举棋不定正是中央政府根据具体的舆论风向而做的平衡。或许,这种带有浓厚人治色彩的“平衡”,正是梅德韦杰夫眼中的“非常强硬的中国传统”。

*  *  *  *  *  *  *  *  *  *  *  *  *  *

关注胡赛萌,给你不一样的热点解读!

?本人微信公众号:胡赛萌ID:saimenghu

?欢迎关注搜狐、腾讯、网易客户端的刊物胡赛萌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