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赛萌的博客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

 
 
 

日志

 
 
关于我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评论一胡赛萌(nfpinglun)。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城市与梦乡 ——一个80后的乡村记忆与城市印象  

2013-06-23 22:42:1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城市与梦乡

——一个80后的乡村记忆与城市印象

胡赛萌/

按:各位萌友,大家好!以前几乎每篇文章都是写时评,也常常被删帖,今天下午家里突然断网,刚好有时间写点碎碎念的文字。这篇随笔类的文章只是自己对乡村的记忆和参加工作后对城市的印象,相比于以前的评论性文章,基本没什么可读性,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不用往下看了,以免浪费时间。

 故乡、城市与梦乡  ——一个80后的乡村记忆与城市印象 - 胡赛萌 - 胡赛萌的博客

 

夏日的周末,除了闷热和无聊,就只剩下脱衣服的冲动和吃西瓜的欲望了。每每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儿时在村头溪边玩水的场景。

 

正午时分,炙热的骄阳烤灼着大地,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白云,村子周围的树林也都耷拉着脑袋,村口那株老槐树上的知了开始一天之中最疯狂的鸣叫。趁大婶午睡,她家的母猪溜出猪圈,在屋后的水田里泡澡;三娘家的公鸡则躲进了后山的竹林,在一片阴凉地里打盹;此时的我在溪边玩水,溪边还放着不知是谁家小媳妇儿落下的棒槌,上面还残存刚刚洗衣服时留下的肥皂泡。

 

清澈见底的溪水,偶尔有一两条半透明的小鱼快速游过,石缝里的螃蟹也时不时地探出了脑袋。一阵凉风吹过,溪边疯长的野草随即摇曳着身姿,似乎是为了应和溪底飘逸的水草。稚嫩的脚丫踩在圆滑的鹅卵石上,浸透在清凉的溪水之中,舒服得让人难以忘怀。傍晚时分,直到袅袅升起的炊烟唤起的饥饿感才将我催回家。这时,妈妈已经在走到了村外的打谷场,见到摇摇晃晃往回走的我,佯装生气,数落一番后,牵起我的手朝家门走去。

 

这些温馨的画面曾一次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但我知道,它永远不会在我的生活里重播。无论是童年还是青春,当我们认识到它的美好之时,我们往往已经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时光的不可逆让我们常常怀念、追忆过去,尤其是当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时,我们更是无可救药地怀念起童年、青春那些浪漫而肆意的时光。

 

身在异地漂泊的我们,对于故乡的怀念,与其说是对自己逝去美好时光的眷恋,倒不如说是对差强人意的现状的不满。正如我常常怀念起在荆州上学、在深圳工作的那段日子,对于现状的不满,常让我选择性地回忆起过去某些美好片段。

 

刚离开深圳到广州那会儿,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想起那繁花似锦的深南大道,那郁郁葱葱的龙城公园,还有那秩序井然的深圳地铁。来广州后,只要是出门,我几乎没有一刻不拿眼前的种种与深圳做比较,甚至觉得连深圳的姑娘都要比广州的姑娘漂亮可爱。

 

当然,我知道,深圳跟广州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我对于深圳的怀念是因为对广州的不满,或者说是对自己现状的不满,就像我刚来深圳时对大学的怀念一样。无论是深圳还广州,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不同的代号而已,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城市”!

 

在这里,有人企盼能功成名就,也有人厌恶它的物欲横流;有人尝到了辛酸和无奈,也有人见惯了黑暗与罪恶。正如王天挺在《北京零点后》一文中所说,眼前这片隐身辉煌灯火之后的夜幕,既收获着生命,也迎接着死亡;它有着与生俱来的混乱,也有着与之抗衡的秩序;它成批量地生产繁华与梦想,也制造同等规模的欲望与颓丧;它冷眼旁观失败者的挣扎,也不吝于分享实现梦想者的喜悦。那些灯红酒绿下游戏人生的男女,那些车站上相拥热吻的恋人,那些网吧里那些弹指如飞的青年,还有那些CBD里正襟危坐的精英,他们如同一块块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拼图,共同构成中国城市独有的全景图。

 

这幅全景图是名利场,也是销金窟;也是成功者的天堂,也是失败者的祭场。在这里,有人夜夜笙歌,也有人孤枕难眠;有人一夜成名,也有人一夜成欢。只是,在这个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角力场上,我们再难见到故乡的夜空弯月与村口的潺潺溪水。

 

如果说城市是男人唯一的猎场,那么权力、金钱和女人则是这个猎场最大的猎物,每个猎人都渴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在左拥右抱中挥金如土。城市,就如同一个个妖娆的女人,吸干了我们的青春和热情,耗费了我们的韶华与身体,为了融入她,我们不停地逼自己奋斗。

 

如自媒体人罗振宇所言,因为我们是从小地方来的,你几乎没有机会说,我气定神闲地按照某一种人生的规划来做,你必须去用最快的速度去获得这个城市的认可,完成你自己整个的人格、社会地位、价值观、人脉关系的城市化过程。然而,奋斗到最后,我们却悲凉地发现自己几乎一无所有,甚至连之前廉价的热情与斗志都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对这个城市的又爱又恨,想离开却又无法离开。而此时的故乡,或许已经沦为别人的城市,成为我们这些游子永远魂牵梦绕却再也无法返回的梦乡。

 

------------------------

习处心积虑大推“中国梦”的政治逻辑是什么?为什么说刘铁男是发改委内部权斗的祭品?执政党为什么“不能被批评”?中国政治权力的“长尾效应”又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公民,小萌竭力从大陆舆论缝隙里为广大萌友解读当下最热时政话题,也希望能与更多志同道合的童鞋交流,一起为学长们未竟的事业而努力!

 

微信号:胡赛萌(IDsaimenghu

微博号:@胡赛萌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