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赛萌的博客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

 
 
 

日志

 
 
关于我

胡赛萌:时评人,自媒体人,亚洲新闻周刊新媒体中心运营总监。个人微信公众账号:南方评论一胡赛萌(nfpinglun)。

网易考拉推荐

旧文一篇:猪圈四年  

2012-06-07 12:1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按此文是去年毕业前夕窝在宿舍敲出来的,主要是为了给自己即逝去的大学生活做个总结。今天又到了全国统一高考的日子,两个月后又有几百万学弟学妹们走进那个被称之为“大学”的地方,想到这里,不禁感慨唏嘘,贴篇旧闻,聊以自慰。

旧文一篇:猪圈四年 - 胡赛萌 - 胡赛萌的博客
 

一晃眼,大学四年的时光已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当初的兴奋喜悦也好,百无聊赖也罢,如今只剩下残缺不全的可笑记忆。对大学,我没什么可留恋的。这里不仅仅是梦想的终点,更是人生欲望的起点。要感谢中国糟糕的高等教育,受益于这种“严进宽出”的体制,我在大学里有着大把可以自由挥霍的时光来看清这个社会,从而避免了那“痛苦而快乐的一刀”。

自从高校扩招之后,中国高校的教学水准呈直线下降,而学术腐败反倒大行其道。更为严重的是,扩招之后,作为教育最重要的一个属性——非营利性便荡然无存,而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乘势结缔了一个更为稳固的联盟。

在这场合谋中,最开始是某些御用经济学家言之凿凿地推测,教育市场化不仅可以缓解失业现象,还可以大幅度增加内需。这不但满足了教育官僚们的财富饥渴,更契合了中共当局的GDP崇拜。一轮疾风骤雨式的“教育改革”不但催生了众多教育富豪,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空了诸多家庭大半辈子的储蓄。这场打着教育改革旗号的扩招其实质就是一场精心策划贩卖文凭的骗局而已,是一场对全民财富的大洗劫。在这场骗局中,本来就已声名狼藉的中国高校,成为中国社会道德极度堕落的最有力的见证者,教育行业也沦为腐败的重灾区。

可刚入学时的我对这一切的一切全然不知,仍懵懂地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是祖国未来的中流砥柱,踌躇满志地规划自己的大学生活。为了锻炼自己所谓的能力,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努力做好校外兼职,甚至还制定了横扫学校图书馆的宏大计划……

然而,在大学里的摸爬滚打让我逐渐看清了这个官僚集团的真实面目,讲台上的名师大家可以是满嘴仁义的道德君子,私底下则是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学术骗子。在大学里,权力跟金钱对知识的异化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如果用动物庄园来比喻中国教育的话,小学大概像是一个衣食无忧的狗窠,中学则是一个拥挤不堪的牛棚,大学便是一个温暖幸福的猪圈。在这个猪圈里,不但汇聚着众多的帅哥美女,更无高中那堆积如山的课业,领导忙升官,教授忙发财,学生理所当然地忙恋爱。

不过,倘若你认为中国高校仅仅只是如此那就大错特错。其实,把大学比作猪圈并不完全恰当。学生除了具有猪的属性之外,还兼具狼的兽性,而中国的高校更像是一个猪圈与狼窝并存的集合,这里既有只顾吃喝拉撒的乖乖猪,也有热衷争权夺利的中山狼。

为了一点微薄的奖学金,为了一个有限的入党名额,甚至为了一个稍有姿色的女同学,众竞争者明里暗里展开疯狂的角逐,有的拉帮结派,有的暗箭伤人,其手段之卑劣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全然没有一点知识青年的精神风貌。

看到今日之大学,不禁让人回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高校,那些通宵达旦的辩论,那些言辞犀利的批判,对比如今的物欲横流,不禁让人黯然神伤。究竟是什么让中国高校沦为如此不堪的境地?

大学亦是实行愚民政策和奴化教育的最后堡垒,尽管信息社会的日新月异早已戳破了其险恶用心,但独裁者出于权力恐惧和意识形态的惯性,仍不肯放弃大学这块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阵地。然则,意识形态的破产让一向以布道者自居的宣传者们不得不在宣传方式上改弦更张,放弃古板理论的说教,开始转而现实利益的算计。正是这些由中共主导的机会主义策略的相互作用,在结合社会上的残酷现状,使得机会主义在高校风靡盛行,功利主义在大学泛滥成灾。前不久,某大学教授告诫自己的学生,如果十年后没有三千万便别承认是起学生就是此种结果的最好证明。

除了利用优势资源进行宣传和灌输之外,大学作为官僚集团的一个衙门也有着其自身的权力逻辑。为了维持知识精英的准权贵头衔,作为政治权力的附庸,大学必须得按照权贵们的意志来行事,因此,政治正确是中国高校日常运营中的第一要务。

以我个人为例,就因为我用自己稚嫩的笔尖在境外媒体上发表了几篇政论性文章,不但遭到国保的“问候”,更被学校领导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学校首要考虑的是如何向上边交代,而不是搞清楚事情是非曲直。

昨日的天之骄子,一夜之间就可能沦为国家敌人。要想不被划入“国家敌人”的黑名单,只有出卖自己的良知和勇气,自我阉割,成为一名精神太监。而中国高校的重中之重便是引导学生顺利完成精神阉割,营造一种竞相争当顺民的良好氛围。

这种精神阉割导致最为明显的恶果便是学生严重的两级化,即弱智化、幼稚化,和过度成熟化、世故化。其现实表现为:有的学生都快毕业了却仍然在父母怀里打滚,在平时的生活中也处处透着装超嫩的矫情,并心安理得地以“小孩”自称;有的学生刚入校便忙着跟辅导员拉关系,平日里也总是一副笑面虎的嘴脸,背地里却干一些下三滥的勾当,且恬不知耻地以“成熟”自夸。同一群体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实则是功利主义在学生身上的某种投射,二者在本质上都是出于对权力的恐惧和对残酷生活的逃避而采取的不同处世原则。

远离政治的享乐主义培养了一大批超装嫩傻瓜猪,而基于功利性的机会主义则催生了一大批尔虞我诈的白眼狼。其归根结底是社会的不公,公民政治权利的高度匮乏和社会公正的极度缺失让即将要跨入社会的大学生们感到前途未卜,一种挥之不去的担忧逼得他们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选择:要么将头埋进沙子,做一只自欺欺人的鸵鸟,整日里只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娱自乐;要么对着自己喷洒催熟剂,练就一身无比圆滑世故的奴才相,积极投身到争抢人血馒头的盛宴当中。

在当今中国之社会,要想出人头地,有所作为,只能是四个字——攀权附贵。在一个专制社会里,一切所有的道德、能力、学识统统都沦为权力的附庸,政治权力对所有的社会资源有着绝对的垄断权和支配权。由于权利的不对等,使得普通民众与精英集团之间横亘着巨大的鸿沟,普通民众不但要忍受精英集团敲骨吸髓式的财富掠夺,更为糟糕的是,他们通过自身奋斗的成功路已然被精英集团给牢牢堵死。简言之,所有的社会资源都在精英集团内部私下相授,而普通民众想要分得一杯羹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只能靠出卖良知来攀附权贵,乞求权贵们施舍一点残羹冷炙来裹腹。如此背景下的学历文凭,不是废纸一张是什么?

那些花大力气、高价钱好不容易挤进天之骄子行列的平民子弟,突然发现政府之前许诺的“祖国未来接班人”、“时代的弄潮儿”云云只不过是贩卖文凭的广告词,其内心的失望和愤怒可想而知。所以,中国高校才得以培养出如此之多的“成熟小孩”。

四年的猪圈生活不但让我深刻理解了猪的生存哲学,也让我看到自己当初的稚嫩和可笑。想当年入学后,整天忙这活动那比赛,不是平台便是舞台,要么青春要么梦想,看似五彩缤纷、充实快乐,实则是一群庸众自娱自乐的狂欢;如今毕业前,天天这里招聘那里签约,不是聚会就是聚餐,一曰工作再曰考研,仿佛踌躇满志、前程似锦,其实是一干失败者的孤独谢幕。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